1. 紧固件百科知识网首页
  2. 各地新闻

《在希望的田野上》:古装仙侠题材的制作团队怎样创作扶贫剧

国庆期间,24集的网剧《在希望的田野上》收官,这部剧的故事发生地从同题材中惯爱表现的黄沙漫天的西部移到郁郁苍苍的贵州白果村,讲述驻村干部们的奋斗与成长。最近,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主办的《在希望的田野上》专家研讨会在京举行。

《在希望的田野上》专家研讨会

《在希望的田野上》专家研讨会《在希望的田野上》在扶贫剧中有诸多特别之处,首先是这部剧的编剧也是《花千骨》的编剧,长期从事古装题材创作,而这部剧的创作团队之前也主要制作古装剧。

《在希望的田野上》海报

《在希望的田野上》海报该剧导演王骏晔说:我们的主创、编剧、制片人、导演以及所有的部门长都是常年在拍摄古装剧、仙侠剧,鲜少涉猎乡村题材,除了编剧饶俊没有人对西南山区有了解,所以筹备期我们大家很迷茫。在我的认知里,缺水的村庄就应该是像《山海情》里的乡村一样,飞沙走石,一派破败的景象。可当我去到铜仁开景时我真的就傻了,我看到的是山清水秀,再加上雾气弥漫山间,晨光一照,如临仙境。我记得我问编剧最多的问题就是:我们怎么才能让观众相信在这样优美的环境下会缺水,会贫困?现在想来,我对当初的短视表示汗颜。”

《在希望的田野上》剧照

《在希望的田野上》剧照在接下来的一段拍摄的时间里,主创团队才了解到什么叫做季节性缺水,才听说南方的大雪大到可以压断电线,甚至严重时到半年后才能通车通电。“见到驻村干部的原型人物才懂得什么叫抛家舍业,走进乡村小学才了解到老师们如何奉献,也在村子里走访时才知道,真的有儿女不赡养老人,水牛也真的会怕水。就在上周,我们剧组走进大学办活动,当同学们被问及毕业后是否愿意驻村的时候,大多数同学表示拒绝,只有个别同学表示有条件的愿意,我们只希望同学们在仰望天空的同时,不要忘记脚下的土地,要知道此时依然有近三百万驻村干部在这片土地上为乡村振兴奋斗着,他们中得有些人甚至为此付出了生命。”
本剧联合出品方中共贵州铜仁市碧江区委宣传部副部长胡燕介绍了当地的真实情况:五年来碧江区2800名干部皆对帮扶全区6999户的贫困户,包括建档立卡贫困户的重点人群,择优选派贫困村的第一书记,累计选派了728名优秀干部,组建了63支脱贫攻坚驻村工作队,专门抓扶贫工作,而这部剧中的驻村干部形象就是这些真实的干部们人生的缩影。编剧饶俊也谈及:“这部剧的故事90%源于真实生活,我并非是这部剧的编剧,这些在一线驻村的干部,那些仍在为美好生活而努力奋斗的老百姓共同帮我创作了这个故事。”

《在希望的田野上》主演曹骏在研讨会上

《在希望的田野上》主演曹骏在研讨会上曹骏饰演的张楠,因母亲患癌,被迫放弃了大城市很好的发展前景,背着沉重的包袱回到土生土长的白果村担任工作队队长,曹骏在研讨会中分享道:“通过将近三个月的拍摄,我真切地体会到、欣赏到祖国西南贵州非常美丽的山水。今年4月初,一进剧组就安排我们演员进入到山区的农村体验生活,学习挑水、砍柴、下地等等农活,我们还到农家去吃地道的贵州农家饭,而用柴火煮的米饭和锅巴我都是第一次吃到,所有这些都在剧里有真实的展现。我扮演的张楠是一个从小在贵州农村长大的孩子,在戏里他要说大量的贵州方言的台词,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和压力,我也在自己的剧本上标注音调反复说反复练。”

《在希望的田野上》主演安悦溪在研讨会上

《在希望的田野上》主演安悦溪在研讨会上饰演卞筱悦的演员安悦溪说:“我们到贵州的当地跟当地的小朋友们一起拍戏一起交流甚至一起玩,都会让我感受到特殊的生命力。我饰演的卞筱悦是一个放弃了优渥的家庭条件深入到西南山区的支教老师,她在我看来绝对是一个灵魂泛着光的人物,但她也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而已,所以在塑造这个人物上一定要足够的浪漫也要足够落地。”
《在希望的田野上》另一个突出特点是这部剧是只在视频平台播出。
腾讯在线视频影视内容制作部副总经理方芳介绍,在创作《在希望的田野上》的时候,不管是从立项、制作、播出、宣传、推广:“腾讯视频都给到了最大的力度去支持,在站内有全平台的联动推广,给出很好的资源位置曝光并精细化运营,在站外,我们长短视频相结合,组建各种类型系列化的栏目。腾讯视频还将发起一个‘新希望计划’的公益活动,并计划邀请腾讯站内的授课导师和主演前往贵州希望小学进行公益授课。”
网剧题材剧也能主旋律吗?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李京盛介绍,去年以来,网剧创作以年产量两万四千多集的数量优势远远超过电视剧的创作数量和播出量,所以网络剧日益成为了覆盖面广、影响力大、形势灵活的文艺领域,“但是同时,我觉得在网络创作领域,题材的相对固化和反映生活面的相对狭窄,也越来越显得突出,大部分网络剧的创作内容往往集中在古装、玄幻、甜宠、悬疑、都市爱情等,这类题材与现实生活的距离感和悬浮感,成了当前网络剧在题材创作上的短板和瓶颈,而如《在希望的田野上》这样的不回避人生和现实矛盾的叙事策略会为网络剧创作增添现实主义生活质感。

《在希望的田野上》剧照

《在希望的田野上》剧照“网络剧因为要兼顾平台特性和用户需求,所以在叙事情节、人物塑造和表演风格上,追求青春态、轻松感、强情节、快节奏等等,这就是通常所说的网感特性,《在希望的田野上》剧中男女主角扮演者自身所带有的一种青春气质和单纯青涩的气质也是遵循网络剧创作规律的一种体现。当然,作为面向现实生活的一部网络题材的创新之作,《在希望的田野上》也还存在着一些稚嫩之处,比如剧中对官场人物之间的矛盾设置和人物塑造还带有一些明显的脸谱化和悬浮的痕迹,这显然是作者对这一点缺少现实体验。再有对现实处理和矛盾的解决上,情节有的稍显简单,这说明网络剧创作要真正实现题材的拓展和与现实密度的紧密结合以及思想艺术上的提升还必须要进一步地扎根生活。”李京盛说。
《中国艺术报》总编辑康伟关注了《在希望的田野上》聚焦的问题:开篇张楠曝光当地民族小学危房17年都没有重建,还专门在建筑工地上上体育课,成为全剧矛盾构建的起点,这个起点非常高,反映了教育问题和教育资源的不公,白果村的教学点的存在既串联起了张楠的童年和现实,也为卞筱悦的出现提供了物理空间和情感空间,更通过学校的孩子串联起白果村各家村民背后令人唏嘘的故事;而面对张楠的曝光,刘成鑫的思路不是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提问题的人,派出所长到上海进行非法的拘禁,妄图逼迫张楠删贴、认错,遭到张楠的强烈反抗。这段站位很高,直面现实的勇气也令人印象深刻;再比如执政理念的冲突,李世涛和刘成鑫代表了两种不同的执政理念,还比如白果村村民所谓的发展理念就是借外来的力量一次次通过一种精巧的算计实现收入的增长,像田秋水因为种种原因一定要当上贫困户也是为了算计钱,但实际上这是完全不对的,是一种发展理念的错位。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很深刻的理解,因为宗亲等等原因,农村是典型的人情社会,张楠母亲因为与人抢水发生冲突,张楠从小便背上了杀人犯的儿子的恶名,成为他挥之不去的心理创伤,也成为他坚决离开白果村的心理依据。在他回白果村工作以后,也成为推动剧情发展的重要依据,再比如说张楠的表叔公和两个儿子之间的矛盾,体现了养老的问题,再比如刘成鑫和妻子之间的矛盾也体现了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康伟说。

原创文章,作者:hykj,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y66.cn/gedi/964.html

联系我们

如果需要五金紧固件产品可以联系我们!

15369066891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6816283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