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紧固件百科知识网首页
  2. 各地新闻

“黑社会老大”,从来不是孙红雷的舒适圈

把黑老大演得入木三分
孙红雷靠的不只是这张脸

虽然已经十年没演过犯罪题材了,但在人们印象里,孙红雷还是那个“黑老大”。
所以,最近《扫黑风暴》引起的热潮成了理所当然,孙红雷再次操起乱世枭雄的扮相,这个味儿,太对了。
但不同于《征服》里买瓜封神的刘华强,《扫黑风暴》中他饰演的李成阳,虽然掌控着一整个黑色帝国的命脉,也透着一股子狠劲,却是个无比复杂的人物。
既要耍狠,还要玩智斗,在各方黑白势力中斡旋,同时为了正义追寻答案……这样的角色,说老实话,我想不出有谁比孙红雷更适合。

这不是个简单的“黑老大”,如果只是用回到“舒适圈”来定义孙红雷和《扫黑风暴》,未免把他看得太低了。
但至少,能让只通过综艺和B站热梗认识孙红雷的年轻人们意识到,他原来是个这么厉害的演员,这也足够了。
01
“什么年代了还打打杀杀”
先来简单说说这部新剧。
《扫黑风暴》的剧情相当复杂,几条线同时展开,来回穿插,但条理很清晰。
故事发生在一个叫做绿藤市的虚构城市中,中央督导组带着扫黑除恶的任务空降而来,随后牵出了一系列官商勾结、黑恶势力猖獗导致的案件。
孙红雷饰演的李成阳,是新帅集团的二把手,曾经当过警察,后来成了老板马帅的法律顾问,进入了这个有着黑社会背景的商业帝国。

这是个亦正亦邪的人物,他的目的很明确:想查出14年前害死师父、陷害自己被清除出警察队伍的幕后黑手。
“绿藤市有三种人:活人,死人,李成阳;绿藤市有三种做事方法:对的方法,错的方法,李成阳的方法。”
孙红雷在剧集杀青时的这段总结,很好地描述了李成阳在这场乱战中的立场。
和18年前《征服》里残暴张扬的刘华强不同,李成阳大多数时候是个动脑子的人物,一身体面的三件套,风衣、围巾是标配,三幅不同式样的眼镜轮流戴。

虽然他常挂在嘴边的是“都什么年代了还打打杀杀”,但真当谈不拢要开打时,他也不含糊,眼镜一摘褪去律师的书生气,一个人横扫千军。
另一个和标签化的黑老大形象不同的是,故事发展到中期,失去了靠山马帅的李成阳,成了一个“弱者”。
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在恶人对头、警方、官员等多方势力间委曲求全,还要忍受着惨痛记忆和生理病痛的折磨。

凶横、温情、阴郁、隐忍,各种状态,孙红雷的演绎切换自如,而且极其自然不露任何刻意的表演痕迹,足见功力,让人叹为观止。
02
“不用我,你肯定后悔”
虽然演员们总说不愿被角色束缚,但在那一辈男演员里,数得出名字的几位都有着自己的脸谱。
黄渤是苦哈哈的丑角小人物,黄磊是嘴碎的中年家庭妇男,陆毅总摆着一张正气凛然的扑克脸,至于孙红雷,大众对他印象最深的还是流氓黑社会。

《征服》
孙红雷自己也吐槽过,说面相太凶,别人看他好像总在闹情绪。
“有段时间家里人甚至提意见,说你天天这样,考虑过其他人的感受吗?我说我在想高兴的事其实心里挺美的,但外表看起来就是这样。”
这样的凶神恶煞,并不完全是天生的。
1998年,赵宝刚拍《永不瞑目》,要为戏里的龙套打手“建军”选角。刚从中戏音乐剧班毕业的孙红雷前去面试,只看了一眼,赵宝刚就摆摆手让他走。
“你长得太老实了。”
回头没走两步,孙红雷一个箭步冲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要是不用我,你以后会后悔的。”
赵宝刚又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冲着这股狠劲儿,二话没说当下拍板,“就你了,换衣服”。

《永不瞑目》
但事情并没那么顺利。第一场戏还没拍,刚试了几个镜头,赵宝刚喊停,当着现场300多人的面,对着孙红雷劈头盖脸一顿骂。
“你哪个学校毕业的?中戏?学的是表演吗,舞美系的吧!换了换了!”
孙红雷蒙了,离开片场后坐在东四十条的一个路边摊上,就着茶鸡蛋连喝了四瓶啤酒,满脑子就是“完了完了”。
第二天,他回到片场准备收拾东西走人,壮着胆子求赵宝刚再给自己一次机会,没想到导演不认账了,“没说让你走啊,快换衣服去准备下一场”。

《永不瞑目》
赵宝刚事后回忆,原来是当时初出茅庐的孙红雷气场太强大,压过了戏里的老大钱勇夫,加上剧本出了岔子没给新人讲明白,让孙红雷坐了一趟“过山车”。
《永不瞑目》里建军的角色十分出彩,让孙红雷成了赵宝刚的“御用打手”。在第二次合作《像雾像雨又像风》时,赵宝刚甚至为他量身定做了黑社会打手“阿莱”。

《像雾像雨又像风》
也正是这个角色,让孙红雷真正一炮而红。
03
没有专家,观众才是专家
刚出道时,让孙红雷这样受挫的不只是赵宝刚一个,也不只是电视剧舞台。
1999年,孙红雷和丁嘉丽一起排演话剧《居里夫人》,他全情投入,临首演前一天,中国青年艺术剧院的一群领导前来观摩,看完却给他浇了一大盆冷水。
“我们认为,你这样的表演,明天是上不了台的。”
孙红雷当场就颓了,连问一句为什么的力气都没有。

《居里夫人》
领导们走后,他问丁嘉丽怎么办。对方说,你就把BB机关了,回家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们好好演。
第二天,开场前连着两个小时,孙红雷都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但当第一遍后场铃一响,他脑子里的那根弦立刻归位了。
“我是比赛型选手,演到五分之一的时候,我就知道,成了。”
演出谢幕时,全场观众起立疯狂鼓掌,迟迟不肯离去。同样是昨天那几位批评他的领导,上场给了他温暖而真挚的拥抱,孙红雷这才知道,中了老院长的激将法。

《居里夫人》
“我在台上明显能感觉到,好的戏是和观众连在一起的,这样的挑战,很多人没能走出来,但是我走出来了。”
这也让孙红雷明白了一点:无论是戏剧舞台还是影视剧,不用迷信专家,而是踏踏实实地把戏演给观众看,“观众就是最大的专家”。
话虽如此,孙红雷仍然是圈内所谓专家们最认可的演员,从金鹰奖、飞天奖到白玉兰奖拿了个遍,成了国内男演员界少有的大满贯得主。
04
理解角色是最重要的
在电视剧生涯里,孙红雷走得顺风顺水,从《征服》《半路夫妻》到《潜伏》《一代枭雄》,他成了收视率的保证。
最近这十年里,演惯了黑社会或谍战剧的孙红雷有意识地将戏路一再拓宽,在《男人帮》《好先生》这样的都市题材里,也奉献过不少温情又带有喜剧色彩的好角色。

《好先生》
相比电视剧,孙红雷在大银幕上的表现就没那么出彩。
这样的“不出彩”,有时候是他有意为之。很少人会记得,他曾经在章子怡的成名作《我的父亲母亲》里,出演的骆玉生。
在开拍前,张艺谋跟他说过这样一句话:“这部戏上映之后,如果有观众在路上认出你来,找你签名,你就失败了。”
孙红雷记住了,等到影片上映,章子怡火遍全国,而没人记得那个戴着大棉帽的“生子”。很多年之后,孙红雷仍然会说,这是他这辈子演过最好的戏。

《我的父亲母亲》
“一点表演痕迹都没有。”这是张艺谋对他的至高评价,现在也成了孙红雷不起眼却又作为立身之本的标签。
在他的许多其他电影作品中,都做到了这一点。不经提醒你可能很难记起,原来他在《梅兰芳》里演过那么有血有肉的邱如白,在《全民目击》里的那句“我会死在龙背墙后”,是那么悲凉有力。

《梅兰芳》
而电影生涯“不出彩”的另一个原因,是孙红雷的确在这个更庞大、更容易迷失的舞台上踩过坑。
最大的滑铁卢,莫过于《战国》。他对于孙膑的演绎,被认为浮夸且做作,甚至被扣上了歪曲历史人物的帽子。
但在孙红雷自己看来,他觉得对于孙膑这个上古人物的理解并没有问题。
“我觉得自己对于孙膑的理解,能打90分。至于观众不喜欢,那可能是我没有演好。”

《战国》
那次失败,其实让孙红雷觉得很开心,因为找到了自己接下这部戏时,最初的想要收获的东西。
“演员对于角色的理解,才是最重要的。”
在每一个不同的角色里,孙红雷都秉持着这样的宗旨,虽然演砸了孙膑,但演活了更多的好角色,包括让年轻人津津乐道的刘华强,也包括如今《扫黑风暴》里的李成阳。

《扫黑风暴》
所以对他来说,从来不存在什么舒适圈,把黑老大演得入木三分让人寒毛直竖,靠的从来不只是自己天生的面相,而是对于角色妙到毫巅的把握能力。
这背后要花多少年的功夫,需要多刻苦的钻研,孙红雷给后生晚辈们打了个样。
好演员要千人千面,他靠着努力做到了。
文、编辑/Cardi C
部分资料来自访谈节目《鲁豫有约》《易见》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原标题:《黑社会老大,从来不是孙红雷的舒适圈》

原创文章,作者:hykj,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y66.cn/gedi/475.html

联系我们

如果需要五金紧固件产品可以联系我们!

15369066891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6816283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