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紧固件百科知识网首页
  2. 各地新闻

古人防脱发手段太硬核,看完我只有一句感慨:不就是秃个头吗?

古人防脱发手段太硬核,看完我只有一句感慨:不就是秃个头吗? 原创 朵朵编辑部 耳朵里的博物馆
你好啊,我是朵朵~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人类染上了一种奇怪的“病”
这种“病”不痛、不痒、不致死
却叫人闻风丧胆、苦不堪言
它就是脱发

你有没有被脱发困扰过?
清晨,睁开眼,发现枕头上布满乌丝
照个镜子直接把自己吓哭
一夜之间,你没有暴富
发际线却蹭蹭蹭变高了不少

《六逸图》,唐,陆曜
这“秃”如其来的烦恼
古人早就体会过了
甚至比我们更“痛彻心扉”

唐章怀太子墓《客使图》
为了让松赞干布
娶到大唐的文成公主
禄东赞成功挑战了
唐太宗李世民精心设计的
6项“智勇大冲关”
以至于聪明绝顶

禄东赞
哈哈哈哈哈哈开个玩笑
禄东赞是怎么“秃”的
我们真不知道
但白居易是怎么秃的
从他的诗歌里能读出来

《步辇图》,唐,阎立本
他在《因沐感发,寄朗上人二首》里说

乃至头上发,经年方一沐。
沐稀发苦落,一沐仍半秃。

为了保全自己的秀发
白居易突发奇想
决定一年只洗一次头发
然而一年一洗后
他立刻就“半秃”了

白居易
好在白居易是“乐天派”
无计可施之后
他干脆写了一首《嗟发落》来自我安慰
大概意思是“掉光了就轻松了”

既不劳洗沐,又不烦梳掠。
最宜湿暑天,头轻无髻缚。

《槐荫消夏图》,宋,佚名
和白居易一样
遭遇了中年脱发危机的还有杜甫
不过很显然
安史之乱后破碎的长安城
加重了他的脱发程度
已经“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了

杜甫
古人解决脱发问题
无非“化学治疗”和“物理治疗”两种
这和我们今天“治脱”的思路差不多
化学治疗,就是借助各种
中药、仙丹、香皂…
通过内服、外敷的方式生发

当代人“防脱三神药”
毫无疑问
千百年来,古人研发的防脱秘方
要比我们今天“迷信”的
何首乌、黑芝麻、生姜要硬核得多

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狩猎图》
为了帮魏文帝曹丕——
曹魏的开国皇帝解决脱发困扰
当时的一众名医
研制出了一种“马鬃膏”
马鬃膏,顾名思义,其主要原料
就是马鬃,即马脖子上的长毛

这种抹在头皮上的药膏药效惊人
真的治好了曹丕的秃头
曹丕也厚道,没有把这个秘方藏起来
今天我们还能在唐代药书《外台秘要》中
找到这个配方,但效果如何
目前无人证实,不建议尝试

曹丕
物理治疗,其实就是通过
帽子、方巾、假发、抹额等
头部装饰物遮盖脱发的事实

87版《红楼梦》里使用了抹额的刘姥姥
新莽政权的建立者王莽为了掩饰秃头
常常在头上带一块“帻”(zé)
帻,就是包头布
如果头发少,戴上去很容易塌
于是,王莽在帻中加入了“屋”(填充)
发明了“介帻”

王莽
戴上介帻看起来就和常人无异了
王莽的这一创新改良
解决了当时秃头男孩的普遍困扰
在民间掀起了佩戴介帻的潮流

《洛神赋图》,东晋,顾恺之
使用“假发”
大概是从古至今脱发星人
最值得信赖的物理解决办法
拥有一头乌黑茂密的长发
一直都是古代美女的核心追求
有时这样的“追求”
也需要依靠假发实现

《女史箴图》,东晋,顾恺之
《左传》里就记录过这样一件事
卫庄公偶然看到一女子长发飘逸
于是他命人把她的头发剃掉
给自己的夫人吕姜制作假发
啊…这…
充分体现了春秋时期
美女们就流行使用假发

春秋鸟兽纹铜镜
到了汉代,古人就更生猛了
皇宫、贵族女性对假发的需求很大
为了找到足够多的人发做假发
有些官吏甚至砍下人头取发

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假发和化妆盒
唐朝的美女们
对于“大发量”的执着更胜前朝
毕竟大唐盛世什么都要阔气
发髻自然也要阔气
她们发明了一种绘木假髻
把木头削成发髻形状、染黑描花
然后藏于发间

唐舞乐屏风绢画
这样的发髻饱满,看起来十分高贵
也很适合插上一朵“大红花”
除了这种绘木假髻
有钱人家的美女还会使用
用马鬃和真人头发制作的假发
马鬃?怎么又是你?

《簪花仕女图》,唐,周昉
历史上有不少朝代
对于秃头男孩来说是友善的
比如南北朝时期的南方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佛教的兴盛让光头的和尚数不胜数
秃头男孩为了守住秃头的秘密
可以直接剃掉充当“和尚”

带头做和尚的梁武帝萧衍
或者去辽、金、元感受一下
游牧民族男子髡(kūn)发的魅力
髡发,就是将头顶部分或全部剃除
只在两鬓或前额留少量余发

国家博物馆“古代服饰展”上的髡发模型
髡发完美地解答了
成为顶级秃头“地中海”的终极命题
因为在一片“地中海”中
只要你不尴尬
尴尬的就是别人

《卓歇图卷》,五代,胡瓌
秃头男孩最爱的朝代该是清朝
当时全国的男人都必须学满族男人剃发
清前、中期,头几乎要全剃光
到了我们熟悉的清晚期
也是前面剃掉一半,后脑勺留一半
嗯,要秃大家一起“秃”!

《吴中七老图》,清,林福昌
如今,第一批00后已经开始秃了
90后还沉溺在“发际线保卫战”中
而见识过“一切都是徒劳”的80、70后
云淡风轻,默默戴上了假发套

《归去来辞图》册,清,沈宗骞
其实,和古人相比
今天我们解决脱发的办法实在是太多了
但我们还是一边为“脱发”焦虑
一边熬夜、喝酒、狂烫头发

也许,只有我们学会了爱惜自己
头发才不会轻易和我们“say bye ”

原创文章,作者:hykj,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y66.cn/gedi/3194.html

联系我们

如果需要五金紧固件产品可以联系我们!

15369066891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6816283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