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紧固件百科知识网首页
  2. 各地新闻

日本用“金钱外交”谋求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专家:惯用手段

当地时间2021年9月23日,美国纽约,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举行。人民视觉  资料图

当地时间2021年9月23日,美国纽约,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举行。人民视觉  资料图日前,蒙古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在联合国通知联大亚太组各成员,宣布蒙古决定退出2023-2024年度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竞选。而由于蒙古的退出,日本将成为亚太组唯一候选国,在2022年6月的联大选举中形成等额选举的局面,这事实上对当选非常任国具有重要影响。
蒙古于1961年加入联合国,60年来从未担任过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这次为竞选2023-2024年非常任国任期,蒙古早在2011年即宣布参加竞选。可临到选举的关键时刻,蒙古却为何突然退出?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日本就是这背后的“操盘手”,蒙古的退出将使日本当选非常任国变得“顺理成章”,日本也得以抢占其他亚太国家竞选权利。
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研究院研究员、东亚研究中心主任武心波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成为非常任理事国是日本一直以来巨大的内在冲动,与其想要改变特殊国家身份、成为普通国家的要求有关。因此,每当日本处于强势地位或在国际形势有利的情况下,竞争成为非常任理事国的欲望就会非常强烈。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周永生也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分析道,从上世纪90年代起,日本就想要修改联合国宪章以便成为常任理事国,此前冲击修改宪章未成功,之后就改为采取迂回战术,寻求尽可能多次数地当选非常任理事国,在改选时往往会做亚洲一些中小国家的工作,许诺给予援助,希望它们助日本一臂之力。但这种做法在政治上损害了一些中小国家应有的话语权,让它们失去了表达意愿的权利。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蒙古第一次为日本竞选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让路”了。蒙古数年前就提出竞选2009-2010年度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日本结束2005-2006年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任期后,才宣布竞选2009-2010年度非常任国。日本《朝日新闻》当时报道称,日本在担任非常任理事国才不到两年即再次参与竞选非常任国,实在罕见。但为顺利当选,日本政府从2006年夏天就开始运作,承诺向蒙古提供3.5亿日元的无偿援助,并允诺扩大政府开发援助(ODA)等好处。日本外务省官员又于2006年10月进一步做工作,说“日本在联合国的代表超过50人,为应对安理会的紧急会议,职员们都住在房租超贵的曼哈顿地区”等,从“担任非常任理事国的经济负担”和“日本取而代之的强烈意愿”两个方面进行游说,又给予经济援助,最终蒙古同意让出了这次机会。几年前,日本竞选2016-2017年非常任理事国,同样也出现了类似情况,与日本竞争的两个国家先后退出了竞选。
相关专家分析称,“金钱外交”是日本对外交往的“老套路”。在竞选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问题上,花钱谋事早已不是秘密。日本的所作所为,均证明日本距离其梦寐以求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基本标准还相差甚远。武心波强调,为竞选非常任理事国而利用“金钱外交”,这实际上已是日本在国际社会惯用的手段。国际社会也如同一个市场,一些国家通过利益输送和利益交换来实现本国利益,这一点在西方国家体现得非常明显。但国际社会不断进化,道德层面的提升有目共睹,此背景下“金钱外交”行不通,而且日本至今还不愿承认一些历史事实,这些东西都是用金钱收买不来的。
周永生也指出,日本为了彰显自己的大国地位,希望在安理会决策中发挥作用,扩大在亚太地区乃至全球的影响力。但是日本要想成为常任理事国,最根本的是联合国宪章是否能够得到修改,如果宪章不改,日本做再多努力也是徒劳。

原创文章,作者:hykj,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y66.cn/gedi/2854.html

联系我们

如果需要五金紧固件产品可以联系我们!

15369066891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6816283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