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紧固件百科知识网首页
  2. 各地新闻

发布退市公告,仅靠单一产品的金嗓子要“谢幕了”? 粤正影视

提起金嗓子,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世界著名球星罗纳尔多身穿黄色T恤,手里拿着金嗓子喉片,卖力推荐金嗓子,以及广告最后的结束语:“保护嗓子,请用金嗓子,广西金嗓子!”
而现如今,这家企业却要退市了!
10月29日晚,金嗓子发布公告称,要约人与公司以通过协议安排方式将公司私有化,将按每股计划股份2.8港元注销股份,预期将于2021年12月15日上午九时正撤销股份在联交所的上市地位。

(图源:公告)

(图源:公告)受此消息影响,金嗓子今日报收2.68港元/股,跌幅为0.372%,市值仅为19.81亿元。
仅靠单一产品如今走向“谢幕”
10月29日,这个曾经在中国最为知名的润喉糖品牌,对港股退市相关事宜进行公告表示,Aureli Investments Ltd作为要约人,与金嗓子通过协议安排方式将上市公司私有化,将按照每股2.8港元注销股份,预期在2021年12月15日正式撤销股份在香港联交所的上市地位。
早在今年8月,Aureli Investments Ltd就与金嗓子签订协议,建议将金嗓子私有化并撤销上市地位。
资料显示,Aureli Investments Ltd为一家由创办人控股公司及亚赋控股公司全资拥有。根据金嗓子公告,亚赋控股旗下的亚赋基金为一家独立的新兴市场私募股权公司,拥有19年新兴市场投资历史并已经涵盖亚洲、非洲及中东的100多个被投企业,涉及资金超过60亿美元。
公开资料显示,广西金嗓子有限公司(简称,金嗓子)是全国制药行业优秀科技型企业,原为柳州市糖果二厂,始建于1956年3月6日,1994年公司自筹资金780万元成立广西金嗓子制药厂。
当时金嗓子年生产能力为50亿片,年产值规模达到10亿元。公司目前专注于制药和食品健康产业,主要产品有金嗓子喉片、无糖金嗓子喉宝、金嗓子健康糖、金银三七胶囊、银杏叶片、罗汉果玉竹颗粒等六十多种药品,以及老土司元春酒、花生牛轧糖、月饼等十多种传统食品。
2015年7月,金嗓子在港交所上市。
上市以来金嗓子的业绩显示,2015年-2020年,金嗓子的营收分别达到7.08亿元、7.68亿元、6.24亿元、6.95亿元、7.97亿元、6.4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55亿元、1.03亿元、6138万元、1.02亿元、1.68亿元、1.54亿元。除了2017年出现了下降,其余基本都维持在1亿元左右,虽然没有亏损,但是上市的将近6年时间,利润也并未出现较大幅度的提升

(图源:Wind金融)

(图源:Wind金融)产品单一问题一直未解决,利润也未改善。就营收来源看,金嗓子的营收主要来自金嗓子喉宝和金嗓子喉片两款产品,占据了总销售额的89%。2020年,金嗓子喉片的销售收入约为5.8亿元,同比减少19.3%;喉宝系列产品的销售收入约5370万元,同比减少了19.6%。
就产品的价格来说,金嗓子喉片单盒产品售价从2014年的4.3元升至2020年的6.4元,提价幅度为48.83%,但其成本涨幅为36.36%。产品频繁提价,销量整体呈下滑态势。2015年至2020年,销量分别为1.29亿盒、1.24亿盒、1.01亿盒、1.04亿盒、1.13亿盒和0.91亿盒;年销售收入从2015年的6.49亿元降至2020年的5.82亿元。
在上市的5年中,金嗓子不仅没有推出新的产品,而且还在吃金嗓子产品的单一红利,这导致了发展后劲严重不足,甚至在上市之后,选择了用提价的方式来增加营收,这也是一种短期解决金嗓子上市公司产品不足问题的一种选择。
此前,金嗓子为了破解产品单一化难题,也曾试图走多元化道路。例如,在2016年5月推出了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而后在2019年7月推出金嗓子肠宝。但这两款产品都销售量寥寥,以失败告终。
而新冠疫情的开始,对于产品单一的企业无疑是致命的打击。此前康恩贝已经开始谋求转型,而金嗓子还停留在吃单一产品红利的阶段,虽然后疫情时代恢复了营收和利润,但已经完全错过了医药健康产业的发展红利,如今不得不走到退市私有化的地步。
“骚操作”不断
提起金嗓子,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世界著名球星罗纳尔多身穿黄色T恤,手里拿着金嗓子喉片,卖力推荐金嗓子,以及广告最后的结束语:“保护嗓子,请用金嗓子,广西金嗓子!”
2003年皇马足球队访华,早已享誉全球的罗纳尔多成为了众多企业家想要签约代言的对象。金嗓子创始人江佩珍花了30万美元,成功请罗纳尔多吃了一次饭,晚宴上,罗纳尔多被要求穿上印有金嗓子喉片的T恤,手里拿着金嗓子喉片与江佩珍一同合照。
就是这么一张合照,让罗纳尔多免费给金嗓子打了好几年工。等到罗纳尔多发现自己免费代言一事后,金嗓子早已经赚得盆满钵满。直到罗纳尔多将金嗓子告上法庭后,真相才大白于天下,但是这场跨国官司却没有胜诉。
此外,2019年金嗓子还因为未支付广告费而陷入失信风波,当时已经73岁的江佩珍也因此成为“老赖”。
据悉,金嗓子曾在2016年为宣传新产品与《盖世音雄》及《蒙面歌王第2季》达成合作,并计划在两档节目中投放总额8000万元的广告。而在这场风波中,金嗓子食品以合同未密封、收视率不达标为由拒绝支付广告费。因此星空华文将金嗓子食品告上法院,并认为金嗓子公司承担连带债务责任。
在经过一审、二审后,2019年6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要求金嗓子食品向星空国际支付广告费5167万元。因公司未按规定履行付款义务。
同年9月,金嗓子食品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的江佩珍也被列为限制消费,限制飞行、入住星级以上酒店等高消费行为。其后,法院因未履行法律文书规定的义务,依法对其法定代表人江佩珍予以限制出境。目前,江佩珍已经被撤销了限高令。
就金嗓子上市以来的市值来说,其股价曾从最高6块多下挫至1块不到,其市值曾一度高达60亿港元。而如今仅剩下的市值不足20亿港元,市值最多缩水达90%,如今股价已是跌无可跌。

背后或有“金主”
对于金嗓子的退市,医药战略规划专家史立臣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金嗓子经营这么多年并未有起色,再加上企业欠款还未还清,成了“老赖”。也就是说企业的整个经营状况在下滑,而且近些年企业的股价也并未有较大的浮动,至于企业的董事长江佩珍没有花更多的心思做药,并没有在口腔类与咽喉类这两个大产品中进行布局,丰富产品线。仅靠单一的产品,加上现在竞争品种很多,像急支糖浆、枇杷膏等等,都层出不穷。而含片在效果层面以及使用的方便性层面也差一些。”
史立臣还提到,金嗓子其实没有达到退市的条件,而此次金嗓子是自己主动退市,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企业要对金嗓子进行收购。有可能金嗓子不想通过股份的方式进行收购,价格等影响因素太多,所以就等退市以后在进行收购。
现在金嗓子最值钱的不是金嗓子的产品,而是金嗓子这个品牌。金嗓子品牌的知名度并不亚于同仁堂与云南白药。所以可能有企业对金嗓子进行收购后,使收购企业在口腔以及咽喉的市场进行布局,否则金嗓子现在的私有化就没有任何意义。
需要注意的是,史立臣提到,如果企业进行私有化,就需要将股民手中的股票买回来,而这就需要大量的资金。
中报数据显示,金嗓子目前的经营性现金流为1.04亿元,总负债为5.05亿元,仅靠目前现有的资金,进行私有化还是有些困难。所以史立臣预测可能金嗓子私有化的背后,有“金主”替金嗓子付钱,在私有化的同时,收购金嗓子。
对于金嗓子产品单一的问题,史立臣表示,大多数人都以为此次金嗓子退市是因为产品单一,但是金嗓子最初就不是做药企出身,而是做糖果出身的,而后来金嗓子的一系列行为都是以快销品的方式,并且金嗓子并未在药品行业进行布局,所以不能用药企的标准来衡量金嗓子。如此来看,金嗓子更像是一个快销品企业,或者说食品企业。其间,金嗓子为了谋求多元化发展,对企业进行产品的拓展时,基本也是快销品的方向,但是快销品的竞争可想而知。
此外,史立臣还表示,如果金嗓子进行收购,药企收购的可能性偏大。

原创文章,作者:hykj,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y66.cn/gedi/2262.html

联系我们

如果需要五金紧固件产品可以联系我们!

15369066891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6816283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