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市志|放下“瑜亮情结”,成渝携手打造中国经济第四极

11次阅读

成渝双圈规划出炉后,虽然它的经济第四极地位更加稳固,但它面临的挑战也相当明显,除了综合实力和竞争力仍与东部发达地区存在较大差距外,还一个重要体现是内部发展落差。
比如在长三角地区,城市发展基本呈现出一个梯度格局。在一线城市上海之外,第二梯队的还有南京、杭州、宁波、苏州等强二线城市,第三梯队还有南通、常州等实力较为强劲的二线城市,GDP万亿俱乐部城市一共达到8个,城市群内部的组合结构比较合理。
但成渝双圈方面,一城独大的问题比较突出。以成都为例,2020年成都的GDP达到17716.7亿元,而城市群内的第二档城市绵阳、宜宾,都只有3000亿元左右的规模。
如此大的差距,会放大中心城市的虹吸效应,不利于总体竞争力的提升。鉴于此,此次规划对均衡发展有多次相应的安排部署。
如《规划纲要》提到,要“双核引领,区域联动”——处理好中心和区域的关系,强化协同辐射带动作用,以大带小、加快培育中小城市,以点带面、推动区域均衡发展。
以前,成渝双圈的中心城市,对周边可能是虹吸为主,但按照规划,未来得增强辐射引领作用,中心和区域之间要协调起来。
具体如何实现呢?比如《规划纲要》提到,“推动超大特大城市中心城区瘦身健体”。这样的表述其实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规划纲要》中也有提到。一方面,它是对大城市摊大饼模式下,资源过度集聚导致的一城独大的纠偏,另一方面,也是给周边地区发展机会。
因为积极破解“大城市病”,合理控制开发强度和人口密度,这意味着中心城市需要向外围的郊区和周边城市疏解部分功能,包括产业项目等,等于给后者带去了机遇。
此外,成渝双圈规划对均衡发展的推动,还重点体现为基础设施的打通。如《规划纲要》提到,“铁路网总规模达到9000公里以上、覆盖全部20万以上人口城市”。那么,成渝双圈内的那些中小城市,将有条件接入到全国铁路网中,实现交通条件的大改善。
基础设施上的一体化,有利于增加城市群内部的交流,让中小城市民众也能享受到城市群战略的红利。
如何下好“川渝一盘棋”
由于历史等各种因素,在很长一段时间,重庆和成都的同质化竞争较为突出,产业链分工协同程度不高,存在着“瑜亮情结”,两地民众在舆论场甚至存在着“鄙视链”。
但事实上,随着都市圈、城市群建设的提速,现在的区域竞争,早已不再是单个城市之间的简单“较量”了。城市群的发展水平要实现有力提升,内部的分工协作必须更加合理。
近两年来,川渝、成渝之间的互动合作明显更加频繁了。尤其是在成渝双圈的概念正式提出来后,两地之间的一体化关系,得到了明显的提升。
而这次的规划更进一步,对协同发展有多个层面的部署。比如要求坚持“川渝一盘棋”思维,发挥优势、错位发展,优化整合区域资源。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避免两地同质化竞争,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实现城市群内1+1大于2的效果,《规划纲要》对重庆和成都,特别给予了差异化的定位。
比如重庆方面,“打造国家重要先进制造业中心、西部金融中心、西部国际综合交通枢纽和国际门户枢纽”;至于成都方面,则是“区域经济中心、科技中心、世界文化名城和国际门户枢纽”。可以发现,像“西部金融中心”的头衔,是正式授予了重庆。
另外,公共服务层面,要强化共建共享;而在合作机制上,“健全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重庆四川党政联席会议机制”,为一体化合作提供议事平台的便利。
《规划纲要》还提到,要“推动重庆、成都都市圈相向发展”。事实上,这两大都市圈的范围基本都突破了行政边界,如“推动广安全面融入重庆都市圈,打造川渝合作示范区”,这一安排在此前就已经落地;而成都东进,则同样是缩小和重庆都市圈的时空距离。
总的来说,在差异化竞争、相向发展的前提下,成渝双圈如果能够发展各自优势,带动周边地区的协同发展,那么这个更有想象力的经济第四极,也将进一步服务好中国经济大局。

浩宇科技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浩宇科技2021-10-22发表,共计1557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