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报钧声评美核潜艇碰撞事故:国际核安全最大的风险源

41次阅读

美国海军“康涅狄格”号核潜艇在碰撞事故发生后,已返回关岛进行评估和维修。然而,到目前为止,美方并没有就该事故的具体情况与可能后果进行澄清说明。特别是对国际社会普遍关心的事故有没有造成核泄漏、破坏海洋环境,会不会影响事发海域的航行安全、渔业作业等问题,美方始终遮遮掩掩,没有给出负责任的详细交代。

解放军报钧声评美核潜艇碰撞事故:国际核安全最大的风险源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拥核国,拥有世界上威力最大的核武库。然而,美国一系列不负责任的所作所为表明,美国也是国际核安全最大的风险源。
美国的境外核试验制造了严重核灾难。根据公开资料,1946年至1958年间,美国在马绍尔群岛进行67次核武器试验,给当地留下了惨痛的记忆。特别是1954年美国在比基尼岛进行的氢弹试验,造成了太平洋上最为严重的核污染事件。由于美军没有及时通知附近居民撤离,也没有提前疏散在附近海域作业的各国渔船,导致很多人因受到核辐射而引发各种身体疾病。此外,1946年至1982年,美英等国还向太平洋、大西洋倾倒大量核废料。美更是“不远万里”,把在内华达州核试验后的130吨核污染土运送到马绍尔群岛倾倒。这些核试验和核废料严重破坏当地生态环境,损害当地居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给地区国家和人民带来深重灾难。
此次美海军核潜艇碰撞事故,再次给世人敲响警钟,事实上,美国的核管理漏洞导致核事故频发。美海军和空军在海外部署有庞大的核力量,但由于管理不善、操作失误等原因,曾多次发生核武器丢失、核武器着火、核潜艇碰撞等事故。据媒体披露,1965年至1983年美国曾发生核武器特大事故共计233起。2007年,美空军一架B-52战略轰炸机误将6枚挂载核弹头的巡航导弹进行战略空运并飞越大半个美国,酿成了“美军历史上最严重的违反核安全条令事件之一”。
美国核潜艇在世界大洋游弋,也印证美国的核安全政策增加核扩散风险,其核武现代化加剧全球核军备竞赛。美国出于一己私利,在核安全政策上一贯奉行冷战思维和双重标准,对己对人采取不同政策,对不同国家分别进行“选择性支持”和“歧视性打压”,导致核扩散风险不断加大。美国1996年就签署了《南太平洋无核区条约》的第一、第二、第三号附加议定书,但至今仍拒绝批准,是五核国中唯一没有批准相关议定书的国家。不久前,美英决定向澳大利亚转移核潜艇技术,违反《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精神,制造核扩散风险,冲击国际核不扩散体系,损害《南太平洋无核区条约》,破坏东盟国家建立东南亚无核区的努力。如果强行推进,就犹如打开潘多拉魔盒,不仅会带来巨大的安全隐患,更意味着历史的倒退。近年来,美国对外战略重心转向大国竞争,其核政策议题重心由核安全向核武现代化转移。一些美国政客固守冷战思维,企图通过核力量现代化来谋求所谓“绝对优势”,进而维持其全球霸权和绝对国家安全。在任性退出《中导条约》《开放天空条约》等国际多边军控条约进行“自我松绑”的同时,美国不断推动战略核武器向配置灵活、突出实战、增强通用性的方向发展。此外,美国还不断加速战术核武器的研发,在推动核武器小型化、实战化、智能化的错误道路上狂奔。这些行径,不仅降低了核武器的“使用门槛”,助推核威慑制衡向核实战对抗转变,更加剧全球核军备竞赛,增加核对抗甚至核战争的爆发风险,给国际安全带来严重隐患。
大量事实证明,美国虽然一直以“国际核不扩散努力的领导者”自诩,但其本身正是国际核安全最大的风险源。亚太地区不欢迎核扩散。此次美海军核潜艇碰撞事故进一步说明,不远万里游弋到此的外国核潜艇只会兴风作浪、惹是生非,不会受到本地区国家和人民的欢迎。美国应倾听国际社会呼声,摒弃陈旧的冷战零和思维和狭隘的地缘政治观念,积极履行国际核不扩散义务,为构建一个公平、合作、共赢的国际核安全体系作出应有的贡献。

浩宇科技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浩宇科技2021-10-22发表,共计1522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