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紧固件百科知识网首页
  2. 各地新闻

《鱿鱼游戏》百仕盾现实“参赛者”:韩国前IT白领的贷款人生

9月17日起在流媒体平台Netflix上线的韩剧《鱿鱼游戏》,引爆了全球范围内的观剧热潮。这部黑色剧集被认为指出了韩国式资本主义的失败,也是韩国社会问题的写照。
据外媒报道,在贷款就像买杯咖啡一样容易的韩国,近年来家庭债务飙升。韩国银行(央行)相关报告显示,今年第二季度,该国家庭负债初步统计资料显示,截至6月底,家庭负债总额达1805.9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0.03万亿元),创2003年开始相关统计以来新高。
韩国央行方面分析,由于住房贷款、生活费贷款需求增加,加上部分大企业4月公开发行股票,这些因素综合带动家庭信贷增长。越来越多韩国普通人如剧中人物一样陷入真实的债务困境。
故事背景
韩国家庭债务规模
正在创纪录增加

近年来,韩国普通人的债务负担加重,而与此同时,该国贫富差距继续拉大。年轻人的失业率上升、大城市房价上涨到大多数普通劳动者无法负担的程度,又进一步加剧了这种状况。正如《鱿鱼游戏》所展示的,突如其来的裁员、投资失败,或纯粹因为接连的厄运都会把人们逼向高风险的贷款机构,而这只是为了暂时不被债务淹死。
智库真好经济研究所首席执行官Lee In-cheol称,《鱿鱼游戏》的火爆程度说明巨额债务带来的痛苦是一种人们能感同身受的普遍经历。
但Lee In-cheol强调,《鱿鱼游戏》的故事背景发生在韩国绝非巧合:“韩国家庭债务规模正在创纪录增加,这意味着即便你把全年收入的每一分钱都存起来,你还是无法还清债务。而有债务问题的人数正以指数级上升。”
相关分析认为,受资产市场过热影响,不少韩国个人和家庭东拼西凑拿出钱来投资,甚至为了投资获利不惜举债。
而另一方面,韩国央行的数据显示,以今年3月为准,银行贷款中的浮动利率贷款比例高达70.5%,而这意味着,利率一旦上调,家庭债务将受到直接影响。
对此,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和金融监管机构还作出了回应,表示已经决定采取行动,防止更多韩国人陷入债务困境,并解释称,“这就是为什么大型银行已经采取行动、遏制借贷。”但同时也提出了疑问:“在疫情期间这么做真的是在帮助人们吗?”
真实人生
辞职创业却遭疫情迎头痛击
前IT员工堕入债务深渊

在《鱿鱼游戏》中,456位穷途末路的参赛者,以生命为筹码,玩一些童年中的小游戏,最后的生存者获得456亿韩元奖金。而在现实生活中,将韩国35岁的兼职送餐员Choi Young-soo放进剧集的参赛者中也不会突兀,只是,他的绝望处境是真实的,而不是虚构。
Choi Young-soo是数目正在迅速增长的、被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大批普通韩国人中的一个。他也跟剧中的很多人一样,以惊人的速度陷入了债务困境。
两年前,Choi Young-soo还是一家公司的IT工程师,进出于有着“韩国硅谷”之称的板桥。然而,常年的加班、熬夜损害了他的健康。他和妻子几番思虑,又经过了一年的计划和储蓄,最终决定在家乡仁川开一家酒吧。这成了一个令他们后悔的决定。
不幸的是,他们的生意很快遭到新冠疫情的迎头痛击。为了疫情防控,酒吧和餐馆晚上9点就必须关门。“有时我们一个客人都没有,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大声放着音乐让自己振奋起来,尽管我们知道这意味着将付出更高的电费。但我们没法关它。”
顾客越来越少,最后完全没有了。在拖欠房租四个月后,他们去银行寻求贷款。他们发现,贷款很容易,但利息高达4%。尽管如此,几个月内,他们从五家银行贷了款,抵押了房子。
然而,为了偿还现有的贷款,他们不得不借更多的钱,最终跟很多陷入困境的企业主一样,借起了利息超过17%的贷款。Choi Young-soo回忆道:“我已经不关心利率有多高。我接到了太多催款电话和短信。债务接管了我们的生活。我妻子说,她甚至听到我在梦里都念着利率。”
为了摆脱困境,夫妻俩把两个年幼的孩子交给了父母照顾。妻子去了外地一家餐馆工作,而Choi Young-soo则独自在首尔成了一名兼职送餐员。
午夜过后,Choi Young-soo出现在首尔富裕的江南区一条破旧的小巷里。只有在一天的这个时段,他才敢离开廉价旅馆里那个“只比棺材大一点”的房间。“我觉得其他人能看出我是个失败者,所以我只在晚上出来抽烟、看看流浪猫。”
Choi Young-soo也听了很多关于《鱿鱼游戏》的消息,但无法参与这股全球观影热潮。“你必须付费才能观看,而我不知道谁会让我用他们的Netflix账户。”他说,“再说了,我为什么想看一群负债累累的人?我照照镜子就行了。”
  号码“撞车”
男子每天接4000多个骚扰电话

在这部剧的早期场景中,一位神秘人将名片递给了该剧负债累累的主角,名片上有一个八位数的电话号码,打此电话的人会不知不觉被邀请参加生死攸关的比赛,获胜者将获得巨额奖金。
“你是谁?”剧中的主角成奇勋说道。这句话吸引了全世界的“鱿鱼游戏”粉丝。要知道,在90多个国家,这部剧出人意料地成为了收视率最高的节目。现实中,剧迷们成群结队地拨打这个号码,从韩国到南美,寻求与这部剧的联系。
这可苦了在韩国拥有这个电话号码甚至是与之相近的号码的人,全球粉丝的疯狂“打CALL”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困扰,增添了意外的恐怖,甚至是极度愤怒。
一名40多岁的韩国男子,由于自己的电话号码与剧中虚构的号码一模一样,成为了《鱿鱼游戏》全球拨打狂潮的受害者。在该剧首播几天后的媒体采访中,这名男子表示,自己每天要接到4000多个陌生电话,平均每20秒左右就有一个。现在,他晚上需要吃药才能入睡。这名男子是一名小企业主,他不敢轻易更改号码,因为这关系到他的业务。他的妻子也遭到了“轰炸”,她的电话号码只有最后一位与丈夫不同。该男子表示,骚扰电话打过来通常会说,他们想参加“鱿鱼游戏”,但这名根本没看过《鱿鱼游戏》的男子不知道对方在说些什么,只是“压力很大,无能为力”。
韩国首尔26岁的上班族金汉娜也受到了骚扰。她认为《鱿鱼游戏》带给她的噩梦,已经超越了这部剧的刺激。在此之前,她非常喜欢这部电视剧,并将其推荐给朋友,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节目中的号码与自己的号码只相差两位数。
根据韩国电影协会的说法,韩国限制电影使用真实的电话号码,但不限制电视节目。该协会是一个政府附属机构,负责发布预先批准的虚拟号码,协会表示,地方电视制作通常会模糊号码或制作出虚拟的号码在播出时使用。
对于这样的遭遇,金汉娜曾询问制片方Netflix公司和韩国制作公司Siren Pictures,他们将如何处理这些恶作剧电话,但对方表示不会向她提供经济补偿。金女士说:“这让我很生气,虽然我看《鱿鱼游戏》看得很开心。”
除了电话骚扰,也有一些韩国政客开始蹭《鱿鱼游戏》的热点,已经宣布参加明年韩国总统选举的许京宁近日表示,他愿意以84000美元的价格从那位小企业主手中购买那个电话号码,不过,他并没得到回应。同时,许京宁还在网上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码。“现在,我每秒钟都会接到一个电话。”他说。

原创文章,作者:hykj,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y66.cn/gedi/1317.html

联系我们

如果需要五金紧固件产品可以联系我们!

15369066891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6816283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